科迪乳业被证监会调查 待国资驰援20亿续命?

  • 日期:08-29
  • 点击:(1893)




sz002770.gif

热点

自选股票

数据中心

市场中心

资金流动

模拟交易

客户端

874c-icmpfxa3530876.jpg

虽然存款17亿元,但拖欠奶农 4年,Cody Dairy一直遇到麻烦。 8月16日,Cody Dairy收到了中国证监会的通知,要求调查此案。该公司涉嫌违法,中国证监会决定对此案进行调查。此前,深圳证券交易所先后发出了一封关注函,要求解释该公司资金链是否紧张,账户上有16.72亿货币资金,但仍有长期欠款。

8月19日,Cody Dairy宣布,在收到中国证监会的通知后,董事会主席高度重视“董事会主席兼董事长自我检查”的成立。金融,技术和生产作为副领导。纠正该集团,并强调“董事长带领公司员工专注于生产管理。”

同一天,“新京报”记者打电话给Cody Dairy,没有人接电话。

拖欠牛奶

科迪是爆炸的两大板块。

7月底,数百名奶农和原料奶供应商齐聚Cody Dairy收债,并揭开Cody背后的面纱。据媒体报道,自2017年12月以来,Cody Dairy一直拖欠奶农,涉及金额约1.4亿元。事件发生后,Cody Dairy自本月以来收到了两封关注信。 Cody Dairy在17日的回复信中表示,该公司的应付牛奶总额为1.13亿元,未付金额为4100万元的原因是“部分奶农未按照约定的计划交付牛奶” “并说他们已经和牛奶在一起了。农民达成了还款协议。

这种反应引起了市场的质疑,而Cody Dairy资本链的真实情况也受到了监管部门的关注。根据Cody Dairy第一季度报告,截至报告期末,公司货币资金余额为17.7亿元,短期贷款余额为11.88亿元。报告期内,利息支出金额为1639万元,占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额。利润为54.67%。

在本月初向Cody Dairy发出的关注函中,监管机构要求Cody Dairy解释公司货币资金的余额,存储地点,以及抵押,质押和冻结是否有限制。这种疑虑背后是科迪自有资金的困境。根据科迪集团的官方网站,“Cordy部门”还有三个部分:Cody Quick Frozen,Cody Face和Cody Bio。

在Cody Dairy正在辩论的同时,Cody的冻结员工的投诉也暴露出来。 Cody Dairy宣布Cody Quick Frozen的少数雇员由于及时支付工资而发生冲突。目前,Cody Quick Frozen正在积极采取财务措施来解决员工工资问题。

Cody Dairy表示,科迪的快速冻结受到金融环境和科迪集团股票质押,补货和银行压力的高比例影响,导致科迪速冻资本链紧张。科迪的速冻生产和运营受到很大影响,但没有停工。科迪的快速工资约为1500万元,但没有保险的情况。

拖欠只是一个方面,科迪集团承诺股权也面临清算风险。 Cody Dairy公告显示,科迪集团已承诺共计4.845亿股Cody Dairy股份,占其上市公司所持股份的99.96%。在质押股份中,有9项认捐已经达到了平仓的风险。 “科迪集团一直与质权人保持良好沟通,质权人不会采取强制清算措施。”

风暴背后

在过去十年中,资本流动频繁,等待国有救助。

Cody Dairy的实际控制人是张青海和徐秀云。 1955年出生的张青海形容自己是“农民的儿子”,16岁因贫穷而辍学。1985年,30岁的张青海在虞城县开了一家罐头厂,开始了进入食品行业。 1992年,虞城县罐头厂成为科迪食品集团。在第二年,它开始引入方便面生产线,并在第二年开始建立一个新的冷冻食品工厂。

科迪的扩张速度很快,在其业务的第9年,科迪集团的销售收入已超过1亿。 1995年,“科迪的饺子,圆形和圆形”通过中央电视台的广告而闻名; 1999年,Cody Dairy投入生产。在科迪集团官方网站上公布的重大事件中,科迪自成立以来一直受到当地政府的高度重视。从县政府到省政府,领导人已被选中去科迪部门进行行业检查。 2001年,科迪集团被河南省政府评为“全省小麦加工改造龙头企业,大型养殖和畜牧生产基地的重点扶持”。同年,科迪主要从事奶牛养殖和养殖业务。 Cody Faces成立于2004年,成立于2004年。

根据Cody Dairy Prospectus,Cody Dairy和Cody Bio计划于2010年初在海外上市,但最终将崩溃。 2015年4月,Cody Dairy提交了另一份招股说明书,并于当年6月成功上市。当时,张青海和当时的商丘市市长一起环绕时钟上市。到目前为止,科迪集团的官方网站还表示,科迪乳业的上市“已经结束了商丘市非民营企业上市的历史”。

值得注意的是,Cody Dairy推出后,计划将Cody速冻板两次放入上市公司。它还没有成功。 5月,Cody Dairy也收到了一份重组调查信。

事实上,上市仅在4年内爆发,而Cody系统近年来经常出现。数据显示,Cody Dairy 2016 - 2018年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分别为6402万元,1.01亿元和1亿元。自2017年以来业绩放缓的背后,该公司的销售毛利率也在下降。

在融资方面,除了2016年的固定增长外,Cody Dairy自2016年上市以来尚未成功融资。与此同时,Cody Dairy的负债率也开始上升。 2017年和2018年,Cody Dairy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41.25%和47.58%。

数据显示,2016 - 2018年,科迪乳业的货币资金余额分别为9.49亿元,11.01亿元和16.72亿元。 Cody Dairy看上去富有账面资本,但仍欠债务问题,大股东立即对此提出质疑。

在2015年度报告中,Cody Dairy的全资子公司河南科迪商丘现代牧场于年初从科迪乳业获得了1.39亿元资金,形成了非经营性职业。截至2016年底,它仍然占用1.58亿元。根据2018年的资金占用情况,公司到2018年底仍然占用了科迪乳业1.2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新京报”记者对Cody Dairy多年来所占资金表进行了比较,发现该公司占用的非经营性资金数量有所增加。 2017年,Cody乳业乳业公司对Cody Dairy的新营业非营业额超过2000万元。 2018年,科迪集团控股的河南科迪大方食品有限公司以临时借款为基础,占非营业Cody Dairy的2亿元。

在科迪集团资本链的危机下,今年,Cody Group,Cody Quick Frozen和Cody Dairy被列为不值得信赖的执法者。 Cody Dairy于8月5日宣布,商丘市政府正在积极帮助科迪集团缓解流动性风险,协调省级投资平台的推广,设立专项产业振兴基金(20亿元),以缓解科迪集团的股权质押。风险。科迪集团可以节省20亿元的生命吗? 8月17日,Cody Dairy再次宣布,在2019年8月16日之前,商丘市政府一直在积极协助科迪集团协调推进省级投资平台,并承诺设立专项产业振兴基金。该党进行了几轮磋商,尚未签署有关协议。相关事项的确立存在不确定性。

新京报记者李云琪

主编:张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