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三角议事厅︱在规律和规则中推进长三角一体化

  • 日期:08-29
  • 点击:(1183)




区域一体化本质上是经济和社会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客观现象,它是从花园的开花点到春天的升华。世界上有许多成功的区域一体化案例,从一个国家的地方行政区域到类似于欧洲联盟的国家一级。丰富的区域发展理论和实践可以为长三角高质量一体化的发展提供参考,并加快建立一个具有最大影响力和推动力的强大而活跃的增长极。

掌握整合的内在规律

件下,区域发展有其内在规律,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区域一体化的基本特征和长期方向。

首先,核心城市推动法律的发展

从城市形态来看,区域一体化实际上是一个城市群和都市圈。《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培育发展现代化都市圈的指导意见》指出大都市区是一种城市化的空间形态,其中城市群由大型大城市或具有强辐射功能的大都市主导。以大城市为核心的几个大都市区构成了城市群。

因此,可以说核心城市,特别是作为世界城市网络重要节点的全球城市,构成了区域一体化的内生驱动力。无论是世界六大城市群还是四大湾区,总有一个或几个全球城市。核心城市是两个国际国内部门的交汇点,具有长期突出性,通常具有综合功能体系,核心竞争力不可复制和替代,在金融,创新三大领域占据重要地位。和文化。综合区域边界由核心城市的辐射半径决定。

核心城市的形成不仅是其强大的发展意愿和优秀发展战略的客观结果,也是区域不平衡发展规律的必然反映;核心城市在整合中的积极作用集中在资本,技术和信息等高能源要素上。以及健康,教育和文化等高质量要素的产出和辐射。毫无疑问,上海,杭州,南京,苏州,宁波,合肥等城市将成为长三角一体化的主导力量和关键指南,上海的主导作用是独一无二的,不可替代的。

二,集聚与分化规律

整合是该地区城市的一般意志,这并不意味着每个城市的功能和功能是相同的,同质化的,区域一体化不能偏离区域发展的基本规律。区域发展固有地反映了非平衡特征,其在视觉上表示为点聚集和表面辐射。

作为一种发展战略,区域一体化基本上是一个地区高水平的重新洗牌过程,客观上伴随着集聚和分化。从这个意义上讲,融合并不是该地区所有城市发展的灵丹妙药,“一招”和“一个精神”没有虚幻的影响。

相反,所有城市都应该重新定位自己,并在新的整合模式下重建自己的发展战略。考虑到整合的本义是消除因素流动的各种障碍,人为地封闭要素以维持发展的可能性越来越小,集聚和分化的情况更为显着。例如,东京大都市区已经非常成熟,但东京的集聚仍在继续。

但是,应该指出的是,一体化背景下的集聚和分化是建立在良好的发展基础之上的,其定位和结果往往是为了创造一个更强大的区域整体。因此,良好的整合计划往往是指导和促进高层次的分化,而不是干预甚至阻止差异化。

三是优质分工法则

成熟的集成区域是“平坦的”,它是“中心边缘”层次序列的颠覆。核心机制在于纵向分工和横向分工的动态平衡,横向分工占主导地位。横向分工并不意味着城市之间的力量平衡,而是适应城市网络结构的分工。不同城市在比较优势的基础上发展核心竞争力,使人均产出与人均收入之间的差距而不是总规模可以得到控制,逐步找平。因此,横向分工是区域一体化可持续发展的关键,也是抑制低水平分化的法宝。

对于该地区的中小城市而言,核心城市价值链和产业链的深度融合通常会导致一些“单一冠军”,“隐形冠军”和“特色城市”世界规模。横向分工也意味着即使是该地区最中心的城市,创造综合功能也并非包罗万象。一些非核心职能完全整合并由该地区的其他城市承担。最终,通过整合,形成区域间新的科学合理的分工,共同打造更大更强的全球经济竞争的新极地。

第四,开放和领导法律

区域一体化是该区域内开放式发展和合规要素自由流动的结果。开放性包括两个方面:内部开放和对外开放。高层次整合必须成为市场化和国际化的典范。整合的本义对内部是开放的,即消除行政边界对因素流动的障碍,并在更大规模上实践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但是,从世界范围内成功的整合实践的角度来看,它主要发生在当代经济全球化的过程中。它通常是世界城市网络核心节点的全球城市。由于要素的高度集中和功能的全面扩展,它逐渐超越行政边界。从“全球城市”到“全球城市”,它形成了区域一体化的动力。塑造大都市区和城市群。

世界着名的大都市区和城市群是全球经济周期的关键环节。他们都面临着广阔的国际市场,重点是全球竞争。典型的,如日本,国内市场规模有限,但形成以东京都市区为代表的区域综合竞争单位,其秘密在于高度外化的经济结构。因此,内向型区域一体化是没有意义的,如果将其置于广阔的开放框架之下,对外开放只能获得动力和活力。

五,系统与技术的两轮驱动法则

内生的整合力量是区域生产力的发展和市场经济的体现。然而,高质量的整合并不是自发的。它必须是有效市场和政府的有机结合。科学的制度框架是世界着名的一体化实践的基本要素。它完善了该地区的共同愿景,提高了该地区的发展质量,并提供了区域合作框架。

一个良好的综合体制框架通常是多层次和多维度的。它受战略规划的驱动,包括经济,社会,基础设施和生态环境等各个领域的有形或无形,书面或不成文的制度安排,并有合作委员会和联合委员会。会议等机构结构。

与此同时,随着信息和交通等技术的进步,技术在整合过程中的作用日益突出,不仅促进了道路等物理方面的联系,而且解决了长期的障碍。作为跨地区的动态信息共享和立即解决。它充分激发了各地区之间流动的各种因素的自由和便利。系统和技术的两轮驱动构成了当代集成实践的新趋势。

六,动态演化规律

整合是一个动态的过程,也是一个历史的过程。一方面,动态演进表明,一体化不是一蹴而就的,高质量的整合必须为区域间长期合作和持续整合奠定坚实的基础;另一方面,整合的动态性也标志着城市格局和合作。区域内的焦点。制度安排不是静态的,需要根据推广阶段和宏观环境进行调整。高质量并不意味着一个固定的标准。高质量的集成没有终点,而是一个长期成功和迭代升级的连续过程。如果它满足或停止在一个特定的标准或水平,整合也可能走向衰退和分离,这是动态进化的另一个方面。

遵循高质量的规则体系

法律具有客观的刚性,这就要求外部的人类规则符合事物进化的内在逻辑。长三角地区的高质量一体化与法治的高质量法治密不可分。

第一个是互连链路规则。“先致富,先修路”的原因是,连接是发展的前提。集成的基础是无障碍的互操作性,它最小化了限制元素自由流动的物理和管理障碍。通过不同规模、不同领域的互联,形成区域内的城市网络,通过多个核心都市实现与全球经济运行体系的联系,即相互联系、世界联系。互联要求必须打破封闭和隔离带来的既得利益格局和保守的非惯性,实现“以联通为常态,以分段为例外”的原则。

二是市场基准规则。所有真正整合的领域,或具有整合潜力的领域,都是尊重市场的市场规则。只有充分有效的市场竞争才能促进整合和深化。国家规划指导方针下的高质量整合,不是市场原则的替代,也不是市场竞争的排斥,而是促进约束性、规范性的良性竞争,使长三角成为配置的决定性因素。市场上的资源。榜样。

件,创造一批国际创新产业集群。竞争力。另一方面,在长三角地方政府之间建立有效的合作框架更为重要,也更加困难。政府合作促进和促进各领域的联系与合作。核心在于高能量和高质量元素的流动和辐射。分享综合发展的成果。

第四是特征区分规则。整合不是同质和平等的,每个城市都必须在新的区域结构中重新定位并重新开始。在大,中,小城市体系中,核心大城市具有更加突出的综合功能优势,处于发展战略的中心,而一些中小城市则容易脱离焦点,错位和流失。新情况。因此,综合系统设计应鼓励和引导中小城市走特色发展道路,不是寻求“大而全”,而是“小而精”,努力用“差异”来解决“差距“并寻求人均指标的平等。在节目的细分。

第五是基本单位焦点规则。大都市区是宏观层面城市群与微观层面城市群之间的中尺度和基本单元。它具有驱动宏观和驱动微观的主要作用,应该成为长三角一体化的“牛鼻子”。建议在城市群整体体系框架下,围绕大都市区进行有针对性的政策设计,促进重点和资源重点将更倾向于大都市区,这不仅可以在大都市区多点开花的基础上推进城市群建设,也深入推动江苏,浙江,安徽和三省一市的融合。

(作者徐健是上海浦东改革发展研究院副院长)

?--------

“长三角办公室”专栏由教育部人文社会科学重点研究基地,中国现代城市研究中心,上海社会科学创新基地,长三角区域一体化研究中心和研究所共同主办。诠释长三角一体化的最新政策,提供一线研究报告,并提出务实的政策建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