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放还是收紧 网售处方药将何去何从

  • 日期:08-31
  • 点击:(662)




打开还是收紧,在线处方药会去哪里?

《药品管理法》修正案即将来临,专家:在线销售处方药的风险可以控制,如果是开放的,则需要转移到监管机构,医院等。

互联网的出现改变了群众和服装,食品,住房和旅行的购买习惯。 “医药”也成为人们关心的网购内容。

近年来,网上处方药问题一直是人们关注的热点。一方面,在互联网上发布处方药的呼声越来越响亮。另一方面,网上销售引起的处方药滥用问题也让很多人担心。

2019年4月20日,《药品管理法修订草案》发布,相关规定规定药品网销售第三方平台提供商应备案,进行资格审查,停止举报违法行为,停止提供网络销售平台服务和其他义务,并明确避免通过药物。在线销售第三方平台直接销售处方药。该草案明确禁止在线销售处方药。但是,一些业内人士认为监管不应该全面。

《药品管理法》修正案即将来临。 8月19日,北京新闻经济智库(思想家)举办沙龙,邀请原北京市卫生计划委员会主任,中国医院协会副会长方来英,中国政法大学政法研究所赵鹏,主任中国社会科学院公共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朱占鹏,中国政法大学特聘研究员,赵湛,阿里健康执行董事,制药部负责人,王强,总经理京东医药,金恩林,互联网上的相关主题进行了讨论。

怎么开?

处方审查机制需要在线并且可以部分打开

方来英:互联网是一种工具。我们不应排除是否可以完成互联网平台。我们应该更加注意它是否能确保患者安全。在我们在线销售处方药之前,我们必须解决几个瓶颈问题,建立处方审查机制尤为重要。处方审查机制包括审查处方的真实性,医生的真实性和审查过程。如果这些基本问题没有得到解决,我们就不宜简单地讨论是否要在线销售。

件下完成。问题是,这是两个可以完成并已经完成的概念。

朱恒鹏:在线处方药的风险是可控的,可以开放,但需要成为监管机构,医疗部门和医院的过渡期。随着公共需求的提升和收入的提升,市场最终会随着企业之间的不断竞争而变得健康。当你不上来时,要求这么高是不现实的。修订后的《药品管理法》可以规定开放企业的数量。如果企业数量有限,建议开设10到20家公司,而不仅仅是一家或两家,并考虑国药控股,上海医药,华润等大型药品经销商和大型网络平台。

赵鹏:在处方药在线咨询过程中,常委会的一些成员提出,药品应该在早期在线销售。例如,禁止某些需要特殊管理的药物通过互联网销售,并开启其他处方药。但是,这个领域非常专业,全国人大常委会不太可能做足够的系统设计。我相信全国人大常委会可以授权国务院某些部门共同制定相应的监管规范。

怎么遵守?

平台审核已结算的商家。违反规定需要惩罚经营者

赵鹏:对于网上处方药的合规问题,如果平台上有直接操作人员并且无需处方销售处方药,请到纪律处分人处。同时,根据《电子商务法》的相关规定,如果平台确定商家提供此类服务并且尚未采取措施对其进行处理,则该平台也负责。执法机构将执行违规行为,平台自然会建立审计机制并主动遵守。

赵职业:病人一定希望方便。当然,也会考虑安全问题,例如药品的真实性,并且不保证质量。普通人没有很多医学知识,自己使用药物也不一定准确,某些药物的剂量仍然需要由开处方的医生开处方。因此,需要平衡便利性和安全性。因此,平台应该发挥更大的作用,包括对已结算的企业和药房的资格审查。同时,有必要确保在销售处方药时需要审查相应的处方。

朱恒鹏:制药行业存在着隐藏的规则。卖给医院的一些药物不能卖给普通药店。因此,如果患者服用医生开的处方并去一般药房,他或她就不能购买所写的处方药。只有这样,医生才能有回扣。如果使用互联网平台,互联网平台将不会给予回扣,医生将无法从平台获得回扣。但是,互联网平台确实可以吸引医生通过医疗服务的独立定价以合法的方式在互联网平台上开处方。

如何监督?

互联网可以成为药物流通数字化的监管辅助手段

方来英:目前,我们还没有建立统一的国家医生图书馆。如果我们无法建立统一的国家医生图书馆,就没有基本数据来确定医生的真实性。其次,从互联网的角度来看,如何统一标准来审视医生的身份?这也是一个没有直接解决的问题。

赵职业:从监管角度来看,互联网销售运营商实际上可以成为监管的重要辅助手段。如果在线销售的处方药有任何问题,我们可以首次锁定相关负责人,以了解销售的药物和药物的销售轨迹。

在线销售将留下相关数据和信息,这将成为消费者权益保护和监管监管的重要依据。在平台管理平台上开放处方药在线销售,加强平台管理,业务和用户行为,符合政府管理互联网的主要思路,也是一种有效的方式。

王强:作为一个平台和行业从业者,我需要监督层告诉我们该做什么,我们可以实现它。公众对互联网药物购买的需求就在这里。如果是全面禁令,则不利于人民的生活。目前,药品监管可以通过数字手段实现,如药品的可追溯性,对一些重点制药公司的关注,以及掌握不同公司批准的时限。我们愿意为在线处方药制定一些活跃的规范和支持监管机构积极参与运营规则的制定。

金恩林:不仅是对在线处方药的监管,而且从维护人民用药安全和保障国家医疗保险基金安全的角度出发,验证处方的真实性,规范其处理机制至关重要。试验。我个人觉得,如果这个国家可以拥有全国统一的电子处方系统和中立系统,那么它是最理想的状态,但实际上非常困难。

有什么影响?

提高患者讨价还价能力,促进仿制药降价

金恩林:鉴于目前网上销售的处方药销售情况,公众愿意有相同化学名称选择制造商的空间,特别是符合一致性评价政策的方向。一旦患者在不同制造商之间做出独立选择,他们就有权做出决策并有能力讨价还价,因此他们也会引起不同制造商之间的竞争。从这个逻辑来看,他们还可以推广仿制药和原创研究。药价降低了。

朱恒鹏:当大家选择从互联网上购买药品时,药品价格会更便宜,购买过程也会更方便。但是,在线处方药对两组的影响更大。首先,医疗代表,这个群体是制药业从业者和制药业的后盾;还有一个实体药房。

王强:药品在线销售可以压缩药品链,无效代理商链接,最终最大限度地减少药品供应商与患者之间的联系,从而挤出许多无效的链接成本和链接成本。在制药公司的营销成本背后,未来的互联网也可能减轻政府医疗保健支付的压力。

赵职业:在线处方药交付过程中,如何连接互联网医院以及如何保证处方的真实性都是整个医疗系统需要系统解决的问题。我一般认为,如果《药品管理法》被修改,它可以解除对处方药在线销售的禁令。虽然后续工作还有很多工作要做,但对消费者来说绝对是好事。我相信在监督下,立法机关和各方。通过合作,可以更好地解决在线处方药问题。

新京实习记者程子恺记者陈伟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