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O离任、股价低迷 蔚来资金困境何解?

  • 日期:12-21
  • 点击:(1931)


首席财务官离任,股价很低。金融困境的解决方案是什么?

温:张文慧和朱芸

(照片来源:威来官方网站)

2019年10月28日,威来汽车(NIO,以下简称威来)宣布首席财务官谢东英因个人原因将于10月30日正式辞职,威来将尽快填补空缺

在公告中,魏莱的创始人兼董事长李斌向谢东英表示感谢和祝福。

公告发布后,威来的股价再次受到影响 10月29日,威来股价下跌6.08%,距离威来股价上次下跌仅20天左右,引起了广泛关注。 当时,魏莱公布了第三季度销量,环比复苏的结果仍未能阻止受第二季度财务损失影响的股价大幅下跌。

在谈到首席财务官的辞职时,魏莱的公关人员告诉记者《商学院》,提到谢东英以前的职业生涯,她确实非常擅长上市企业的问题。 关于首席财务官辞职对魏莱的经营和正在讨论的相关项目的实际影响,另一方答复说,这些企业不会给予答复。对于上市公司来说,首席财务官的辞职和新进人员必须遵守规定并发布公告。 此外,另一方表示,这只是一条短信,并不认为背后有任何实质性的潜在内容可以解释。

首席财务官离任,威来股价再次下跌

10月28日晚,魏京生前来宣布首席财务官谢东英离职。 公告称:“谢东英因个人原因提交了魏莱的首席财务官辞呈,并将于10月30日辞职。” “在

公告发布后,威来的股价在10月29日以每股1.45美元开盘,当天下跌高达6.08%,最终以每股1.39美元收盘

数据显示,谢东英于2017年5月加入威来,主要负责上市及外部融资相关工作 在担任首席财务官期间,威来于2018年9月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 加入威来之前,谢东英还担任新东方首席财务官、京东、诺德教育集团和百盛中国的董事

值得注意的是,股价的大幅下跌是魏京生的又一根稻草,他的股价已经连续多天“徘徊”在1美元以上。 迄今为止,威来的股价已持续32天不到每股2美元。 与一年前13.8美元/股的峰值相比,目前的资本市场形势没有给投资者足够的信心。

魏莱的股价从第二季度收益发布后暴跌 9月24日,威来发布第二季度财务报告,显示威来2019年第二季度总营业收入为15.09亿元,同比下降7.5%。 净亏损32.84亿元,同比增长25.2%,同比增长83.1%。 其中,普通股股东净亏损33.14亿元,同比增长24.9%。

根据魏莱2018年9月上市后公开披露的财务报告,这是魏莱第二季度的亏损。 第二季度财务报告发布后,魏莱宣布取消当天召开的电话财务报告会议。 从那以后,威来的股价开始暴跌,当日跌幅超过20%,此后连续六天下跌。

在此前的一次采访中,当威来的股价跌至接近1美元时,汽车分析师贾广信告诉记者《商学院》,根据对威来股市表现的分析,投资者对威来失去了信心。蔚来目前的情况是资金正在流失,如何找到资金是蔚来的当务之急。

股价暴跌,魏莱谈到的融资进展如何、新融资来自何方等问题引起了外界的关注。 10月初,记者《商学院》在采访魏莱时,对方提到经营和融资都是为了公司的长远发展。它们都是正常的事情。他们不会仅仅因为股价下跌或上涨而恐慌。

在这次采访中,对方还解释了记者询问的湖州市吴兴区政府50亿元的融资合作。 魏莱表示,关于与湖州市五星区的融资合作,魏莱从未因上市公司信息披露规定而主动发布相关信息。 “一些媒体发现双方有接触,一些媒体发现此事已经结束 没有成功或失败这回事。 “对方提到了

“担忧”卡住,伟来挑战依然存在

进入2019年,魏莱的“麻烦”似乎没有停止。 裁员、高管辞职、自燃和召回事件、不成功融资、持续亏损和股价暴跌等新闻信息一再将魏京生推到新闻热点。

在这些消息的阴影下,第三季度恢复的销量也未能支撑魏京生重拾对资本市场的信心。 根据威来10月8日发布的官方交付数据,威来2019年第三季度共交付新车4799辆(包括ES6和ES8),比第二季度增长35.1% 截至2019年9月30日,威来共交付了2辆车,其中2019年将是车辆。 销量公布后,威来的股价显示出暂时上涨的迹象,上涨9.68% 然而,这种上升趋势并未持续。 自第三季度销售额公布以来,威来的股价几乎保持绿色。

威来目前面临着怎样的市场环境,需要解决哪些问题?盖世汽车高级行业分析师王宪彬告诉记者《商学院》,随着国家对新能源的补贴消退,政策开放,外资进入,所有新能源企业此时都在一个公平的平台上竞争,比较技术、产品和整个供应链。 目前,我们担心有三种力量,包括现在的市场和未来的市场。总会有三种力量在竞争。一个是传统的独立品牌,另一个是新的汽车制造力量,另一个是外国品牌。 在这个时候,有可能用完一些好的独立品牌。当然,新的汽车制造商会用完几辆。然而,可以发现大多数新车制造商甚至在拥有产品之前就已经失去了产品。

王宪彬认为,在汽车制造的新生力量中,企业有两种方式可以发挥作用,一种是民间路线,另一种是高高在上,斗志昂扬。 魏莱属于高空和高空格斗风格,遵循特斯拉模式,从跑车、超快车、豪华车开始,然后是一些家用汽车。 从这个角度来看,优势在于能够塑造品牌。 “但是现在有很多问题。从产业层面来看,原因是魏莱没有预期中国市场可能高速增长后会出现下滑。 另一方面,魏京生的一些投资实在是太大太奢侈了。 因此,有必要从最初建造时的相对广泛的阶段过渡到操作的精细阶段。 ”王宪彬坦率地说

对于魏京生来说,如何解决融资、增加销量、增强投资者信心、在竞争中站稳脚跟仍然是一个亟待解决的现实问题

责任编辑:蒋晓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