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有公司踩雷衍生品“穿仓” 巨亏近1个亿

  • 日期:07-28
  • 点击:(936)


另一家公司踩到雷电的衍生品“穿着仓库”!损失近1亿美元

中国基金新闻

另一家期货子公司发生了“卖空”事件,而这次是一家大型经纪公司的私人子公司。

7月23日晚,天丰期货发布了关于涉嫌公司天上公司的通知,该公司在期货市场场外衍生品交易中与客户中拓(福建)实业有限公司进行了“穿孔”。中孚福建公司累计欠款达9115万元。为了收回欠款,天神公司正式起诉中托公司。

这也是华泰期货子公司“穿越仓库”之后爆发的第二家期货公司,涉及仓库交易,两家期货公司的默认客户都指向中坨公司。与此前华泰期货亏损4684万元相比,天丰期货的业务损失更大。

据有关人士透露,在华泰和天丰之后,仍有公司将继续招募,并且穿着仓库的事件继续发酵,受害者名单仍在增加。

期货公司连续发生的雷鸣事件无疑暴露了期货公司场外衍生品业务的漏洞。

衍生品业务踩雷声

天丰期货起诉中拓公司

经过一波动荡之后,华泰期货爆破事件的影响尚未结束,一些期货公司已经证实他们已“采取行动”。

7月23日晚,天丰期货发出投诉通知,其全资子公司天神(上海)企业管理有限公司(“天狮公司”)和中拓(福建)实业有限公司“中拓”公司“在期货市场进行场外衍生品交易,但中拓公司未按时按照协议向原告天申公司提交履约保证金,并在交易后违约交易价格的情况结束,构成严重违约。

5206-iafwsqp7323970.jpg

根据公告,该公司累计拖欠了9115万元。同时,杭州华斯特实业有限公司对中拓公司承担连带责任。

根据公开资料,杭州Huaspeed为中拓公司的控股股东,持有70%的股份。中拓公司成立于2011年,注册资金1亿元。该公司的业务范围包括化学原料和产品,纺织品,针织品和原材料以及金属材料。

6b09-iafwsqp7323990.jpg

为了收回欠款,天神公司向客户中托公司提起诉讼,天神和华斯佩德都是被告。天申公司要求中托公司支付欠款及相应的违约金。同时,华申公司承担联合清关责任,两被告还承担法律费,保全费和担保费等费用。

天丰期货在上述公告中披露,7月18日,上海金融法院已正式接受上述诉讼事宜。天丰期货表示,公司将积极处理上述诉讼,依法申领其合法权益,避免给公司和投资者带来损失,并根据诉讼进度及时履行信息披露义务。上述诉讼不会对公司的生产经营造成重大损害。负面影响。

“呐喊”事件继续施肥

涉及许多期货公司

华泰期货雷雨发生两周后,天丰期货也成为中坨公司“穿越”事件的受害者。

7680-iafwsqp7324031.jpg

7月9日,上市公司华丽的家族发布公告。华泰期货有限公司全资子公司华泰长城资本的场外衍生品业务客户爆发,初步统计亏损达到4684万元。

根据华泰期货,当华泰资本及其客户进行场外衍生品交易时,在多个额外基金通知的情况下,他们没有增加足够的资金或根据合约有效减少头寸以减少风险敞口。因此,华泰长城资本对客户的头寸进行强制清算操作以释放风险,但仍造成巨大损失。华泰期货表示,将与华泰长城资本全力配合,妥善处理风险,加强风险调查和控制。

根据公开资料,华丽家族是华泰期货的第二大股东,持有华泰期货40%的股份。华泰证券是华泰期货的控股股东,持有60%的股份。华泰期货目前是中国场外交易业务中最大的期货公司。 2017年,华泰的场外交易额超过1500亿元。

仓储事件的曝光无疑引发了行业的冲击。业内人士表示,场外交易期货子公司的场外交易业务客户和上述天丰期货交易客户均相同,均为中拓(福建)实业有限公司,股东为杭州华斯特实业有限公司。有限公司

据期货公司相关人士介绍,该公司的场外交易业务爆发,涉及的公司不仅有华泰期货和天丰期货,还有更多的期货公司,预计将涉及尽可能多的公司。 5个或更多。

这也意味着仍有更多的期货公司选择与中拓竞争失去这种场外衍生品交易。

PTA期货市场现在是白天市场

中拓的高杠杆开仓

事实上,在公司爆发事件背后,PTA期货市场一再出现在市场上,导致风险过度波动,导致场外衍生品交易风险增加,这导致了大量期货公司出现巨额赤字。

从6月18日开始,PTA1909合约开始显示仓位和交易量大幅增加。当天的营业额达到251.7万,与前一交易日相比,成交量增加了28%。在接下来的一周,市场的合约增仓和减仓努力频频增加。 6月28日,交易量达到545.7万。

8a49-iafwsqp7324075.jpg

7月1日,PTA1909合约飙升超过6%,但当日交易量缩减至417万手合约,多头和空头比赛进入高峰期。 7月2日和7月3日,整体市场成交量继续增加。 7月4日,市场大幅下挫。 PTA1909合约收盘于该限价并触及当日。 PTA品种面临急剧下跌的风险。 7月23日,PTA1909合约再次收盘,下跌。截至7月24日,PTA合约价格下跌2.66%,资金离开市场的情况仍在继续。

上述期货公司消息人士称,由于PTA市场的极端市场条件和期货公司机构客户的过度杠杆,这是一个突发事件。期货子公司实际亏损的核心是期货公司向客户提供信贷,当极端市场出现时,风险最终将由期货公司承担,损失将增加。

据“21世纪经济报道”报道,在上述卖空事件的背后,事实上,各种期货公司通过其子公司为企业机构客户提供额外的信贷支持,以扩大场外衍生品业务的规模。杠杆投资或对冲,一旦公司机构客户有空头头寸,期货子公司将面临信用损失的风险。

自2012年以来,期货公司通过建立风险管理公司(包括场外衍生品)启动了基于风险管理服务的商业试点。经过几年的发展,期货公司的场外衍生品业务规模逐步扩大。 2018年,期货公司风险管理公司场外衍生品业务规模达到9400亿元。

业内人士认为,在场外衍生品交易风险事件发生后,期货公司的业务风险控制也给出了警告。虽然目前非处方信贷模式相对成熟,但单一客户交易规模较大。如果资金紧张或极端市场无法解决风险,风险敞口可以很容易地传递给期货公司,并将实际损失带给公司。因此,对于市场和做市商而言,建立有效的信用风险预警系统非常重要。

陈志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