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岁初中女生身上突然多了2个......妈妈一看崩溃要跳楼

  • 日期:09-07
  • 点击:(954)


15: 32: 13半岛晨报

浙江嘉兴的阿姨(化名)发现媒体爆料:

这个14岁的女儿偷偷地去纹身店纹身,这对孩子的未来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她认为纹身店太不负责任,想讨论它。

8月3日晚,阿芬发现她的女儿小红身上有更多的东西。左侧锁骨位置图案为“丘比特”图案,右侧手臂上方标有“长乐”字样。当我看到我的女儿时,我的母亲无法忍受,因为女儿只有14岁,还在初中的第二年。

艾芬:那我就不能再忍受了。我接过她了。我把她从床上拉下来后,我去了阳台。我准备跳下楼了。我说我妈妈活不下去了。

阿芬发现这家纹身店,店铺名称是“王廷庆”,这是在桐乡的一个拆迁社区开设的。商店里有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女性购物者姓蔡,22岁,来自河南。她身上也有很多纹身。

蔡说,小红是由同学介绍纹身的。她首先在微信上支付了100笔存款。

纹身店蔡:我问过她,你是初中还是大学生。她说,我18岁,然后她已经化妆,化妆,并没有看到年龄。

规则不能给未成年人纹身。

纹身店蔡某:我们在这个行业有这个规律。如果您未满18岁,纹身刺绣将无效。

她说她确实告诉我,我已经18岁了。这是我的错。这是我的错,因为如果她说她不是18岁,那么我必须告诉她我不会这样做。

似乎小红隐瞒了他的真实年龄,小红决定画出一个代表爱情的“丘比特”和一年四季都快乐的“长乐”。两个纹身总共400美元。

纹身店蔡:“长乐”这个词是红色的,我问她,我说你想变红,她是对的。她说我想要红色,我说红色不能洗。

阿芬认为女孩的纹身可能会对未来的考试,公务员,士兵,求职等产生影响。

阿芬找到了纹身店并要求他带女儿去大医院洗纹身,但这笔钱是由纹身店拍的。

纹身店蔡莫:我愿意帮她洗黑。红色可以洗,但他们要我保证的是它们是完全洗过的。

阿方已经询问黑色纹身是否可以洗,但红色基本上不干净。据说费用是七八千。双方无法对话,艾芬向卫生监督部门投诉。

纹身医学美容呢?

执法人员说,纹身属于纹身技术。早在2009年,卫生部就发布了文件,纹身不包括在医疗美容项目的管理中。

桐乡市卫生监督所执法人员:这不是医疗行为,现在可以纹身。

执法人员说,纹身不是医疗美容项目,但纹身是一个医疗美容项目。也就是说,纹身店可以给人纹身,但他们没有资格洗纹身。

桐乡市卫生监督所执法人员:本店虽然不需要医疗机构执照,但不需要卫生许可证。我们来看看营业执照。如果没有,那么你可以去工商界抱怨。

执法人员视察了纹身店,没有发现营业执照。执法人员应检查药水是否有纹身。蔡可以保留内阁,拒绝把它拿出来。经过反复劝说,蔡愿意交出魔药。

桐乡市卫生监督所执法人员:临时扣除,我们会给你这个仪器。

这种药都是外来词,我不知道货物的来源。

桐乡市卫生监督所执法人员:关于这个产品,哪个厂家什么东西,我们不知道,制造商,配料还是什么,你能理解,我无法理解,这么好,你也不明白,这个我们不明白,应该是什么产品,如果是真的进口,正规渠道进来,中国标识应该有。

执法人员暂时扣留了魔药。让蔡某签字。

与此同时,执法人员建议阿芬向市场监督局投诉。记者还咨询了一位律师。律师建议父母先带女儿去医院检查,以确认身体是否受到伤害。如果有损坏,您可以要求商店赔偿。所以清洁纹身的费用,纹身店应该不承担吗?

浙江国谊律师事务所卞建平:

我个人认为未成年人的父母可以要求商家承担与清洁纹身有关的费用的合理费用。这项业务有问题,因为第一项业务没有相关的业务资格,第二项业务为她服务。对象是未成年人。

嘉兴小新

浙江嘉兴的阿姨(化名)发现媒体爆料:

这个14岁的女儿偷偷地去纹身店纹身,这对孩子的未来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她认为纹身店太不负责任,想讨论它。

8月3日晚,阿芬发现她的女儿小红身上有更多的东西。左侧锁骨位置图案为“丘比特”图案,右侧手臂上方标有“长乐”字样。当我看到我的女儿时,我的母亲无法忍受,因为女儿只有14岁,还在初中的第二年。

艾芬:那我就不能再忍受了。我接过她了。我把她从床上拉下来后,我去了阳台。我准备跳下楼了。我说我妈妈活不下去了。

阿芬发现这家纹身店,店铺名称是“王廷庆”,这是在桐乡的一个拆迁社区开设的。商店里有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女性购物者姓蔡,22岁,来自河南。她身上也有很多纹身。

蔡说,小红是由同学介绍纹身的。她首先在微信上支付了100笔存款。

纹身店蔡:我问过她,你是初中还是大学生。她说,我18岁,然后她已经化妆,化妆,并没有看到年龄。

规则不能给未成年人纹身。

纹身店蔡某:我们在这个行业有这个规律。如果您未满18岁,纹身刺绣将无效。

她说她确实告诉我,我已经18岁了。这是我的错。这是我的错,因为如果她说她不是18岁,那么我必须告诉她我不会这样做。

似乎小红隐瞒了他的真实年龄,小红决定画出一个代表爱情的“丘比特”和一年四季都快乐的“长乐”。两个纹身总共400美元。

纹身店蔡:“长乐”这个词是红色的,我问她,我说你想变红,她是对的。她说我想要红色,我说红色不能洗。

阿芬认为女孩的纹身可能会对未来的考试,公务员,士兵,求职等产生影响。

阿芬找到了纹身店并要求他带女儿去大医院洗纹身,但这笔钱是由纹身店拍的。

纹身店蔡莫:我愿意帮她洗黑。红色可以洗,但他们要我保证的是它们是完全洗过的。

阿方已经询问黑色纹身是否可以洗,但红色基本上不干净。据说费用是七八千。双方无法对话,艾芬向卫生监督部门投诉。

纹身医学美容呢?

执法人员说,纹身属于纹身技术。早在2009年,卫生部就发布了文件,纹身不包括在医疗美容项目的管理中。

桐乡市卫生监督所执法人员:这不是医疗行为,现在可以纹身。

执法人员说,纹身不是医疗美容项目,但纹身是一个医疗美容项目。也就是说,纹身店可以给人纹身,但他们没有资格洗纹身。

桐乡市卫生监督所执法人员:本店虽然不需要医疗机构执照,但不需要卫生许可证。我们来看看营业执照。如果没有,那么你可以去工商界抱怨。

执法人员视察了纹身店,没有发现营业执照。执法人员应检查药水是否有纹身。蔡可以保留内阁,拒绝把它拿出来。经过反复劝说,蔡愿意交出魔药。

桐乡市卫生监督所执法人员:临时扣除,我们会给你这个仪器。

这种药都是外来词,我不知道货物的来源。

桐乡市卫生监督所执法人员:关于这个产品,哪个厂家什么东西,我们不知道,制造商,配料还是什么,你能理解,我无法理解,这么好,你也不明白,这个我们不明白,应该是什么产品,如果是真的进口,正规渠道进来,中国标识应该有。

执法人员暂时扣留了魔药。让蔡某签字。

与此同时,执法人员建议阿芬向市场监督局投诉。记者还咨询了一位律师。律师建议父母先带女儿去医院检查,以确认身体是否受到伤害。如果有损坏,您可以要求商店赔偿。所以清洁纹身的费用,纹身店应该不承担吗?

浙江国谊律师事务所卞建平:

我个人认为未成年人的父母可以要求商家承担与清洁纹身有关的费用的合理费用。这项业务有问题,因为第一项业务没有相关的业务资格,第二项业务为她服务。对象是未成年人。

嘉兴小欣

http://www.sugys.com/bdsG84ZR/y.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