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话许志翰:卓胜微是怎么崛起的?

  • 日期:09-27
  • 点击:(1097)


?今年夏天的A股属于中国半导体。

拾取技术,安吉微电子,中卫半导体.这些稀缺的半导体目标在科技板上引起了很多关注。高市盈率不再是不寻常的,这些公司有长期停滞和爆炸式增长的道路,让投资者了解这一教训的形象。

但最神奇的半导体故事可能不在董事会中。

董事会开幕前,手机射频芯片供应商卓胜伟于今年6月在创业板上市,首次公开发行股票价格超过35股。随着科创董事会的消失和华为频频出现在国内供应链中,人们突然注意到卓胜伟的传奇性质:一块芯片只卖几美分,每月卖一两亿。全球的芯片设计公司每年创造1.6亿的净利润。

卓卓伟进入华为供应链的消息传出,公司股价已上涨至300多件,总市值超过300亿。

在朋友圈的神话中,卓胜伟曾经有过一段黯淡的生意。公司很难发行工资。优秀的人都走了。一个伙伴放弃了这个选择。谁知道上市后所谓的“平原”? “依靠公司股权,员工已成为生活的赢家。

而对于卓胜伟如何做到这一点,有人认为该公司的射频开关和低噪声放大器(LNA)技术门槛较低。其他人认为,公司的成长离不开华为的技术引进。

来自外界的指责和猜疑太多了,真相是什么?

在8月底举行的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CV Wisdom与卓生伟的创始人徐胜涵就他的创业历史进行了交谈。

在2002年回到中国的老将眼中,卓胜伟走上了一条很少人走的路。当国内同行忙于制造具有更大市场空间的功率放大器(PA)时,该公司选择了RF开关和低噪声放大器。

许志涵认为,国内射频市场尚未达成结论,但结果可能会在三五年内出现。

10年不顺利

许志涵是回归最早的国家。 2002年,许志涵去了杭州中天威(2018年被阿里收购),并与浙江大学的老师担任副总经理。那个时候,他主要是作为一个嵌入式CPU工作,所以他当时熟悉了很多业内同行,比如北京君正的刘强,瑞新伟等等。然而,由于哲学上的一些差异,许志涵离开了中天威并于2006年创立了卓生伟。

卓越威开始,徐志涵选择了地面电视和移动电视(CMMB)芯片领域。许志涵说,当时电视领域方兴未艾。当他们开始编写商业计划时,他们希望在该领域占有一席之地。

2006年,电视市场呈蓝色海洋,但当时技术路线存在争议。电视分为三种路线:地面,有线和卫星。有线和卫星完全由广播和电视主导。这是一个行政控制的市场。由于紧急广播系统,国家标准委员会仅提出地面电视标准作为国家强制性标准。 (GB),在标准决策层面超出广播电视控制范围,清华大学,上海交通大学趁机介入标准制定

芯片老将王凯(化名)参与了电视芯片领域的创业,并经历了这一标准争议的过程。他回忆说,在地面电视领域,广播和电视在制定标准的过程中被边缘化。因此,地面电视没有发展。在过去,这个领域应该有超过30家芯片初创企业,但最终,整个军队都被推翻了。

地面电视相当黯淡,移动电视的表现也不尽如人意。

什么是手机电视?许志翰说,在功能机那个年代,手机功能很少,流量也贵,往手机上插个天线,接收电视节目的信号,是为数不多的功能亮点,加上那个时间点又碰上奥运会,需求就比较好。

王凯的补充是,手机电视(CMMB-China Mobile Multimedia Broadcasting,中国移动多媒体广播)是广电和中国移动合作搞的一个产品。

当时广电自行拟定了CMMB的技术标准,然后找来了中国移动合作。一开始,手机电视节目是免费的,再加之此时山寨机盛行,往山寨机上面加个电视节目,能成为很大的卖点,一时之间,手机电视火了起来。

但做了一段时间,广电开始收费,这下子用户不乐意了。用户买山寨机本来支付能力有限,还得再付一大笔钱在手机上看电视节目,自然是百般不乐意。加之当时正处于3G规模化商用之际,移动主推自己的流量视频服务,对力推广电的电视节目服务自然不热衷,一来二去,手机电视也凉了。

地面电视、手机电视都不行,卫星电视、有线电视又是一个行政管制的市场,卓胜微一时间被逼至绝境。在部委技术规划不一致、终端市场如昙花一现的情况下,处于上游的芯片设计公司无所适从,只能被残酷的环境无情左右。

(责任编辑:DF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