减贫研究他们是认真的! 诺奖聚焦发展经济学

  • 日期:10-20
  • 点击:(1791)


?

发展经济学领域受到青睐。同时,最年轻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诞生了,迄今为止第二位诺贝尔经济学奖女性获得者

在这个世界上,有没有专门针对穷人的“穷人”的经济学?

10月14日,发布了201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的结果。由瑞典皇家科学院院士组成的评审团选出了“减轻全球贫困的实验方法”的三名获奖者。麻省理工学院福特基金会国际经济学教授阿比吉特班纳吉(Abhijit Banerjee),麻省理工学院发展经济学教授埃丝特杜弗洛(Esther Duflo)和哈佛大学教授迈克尔克雷默(Michael Kremer),前两人是在学术上有联系的夫妻。

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官方奖项是:“人类面临的最紧迫的问题之一是减少各种形式的全球贫困。今年获奖者的研究极大地提高了我们的全球贫困率。二十年来,他们已经基于新的实验方法改变了发展经济学,如今已成为一个蓬勃发展的研究领域。

特别是,今年来自发展经济学领域的获奖者引入了一种新方法,该方法为消除全球贫困的最佳方法提供了可靠的答案:他们将问题划分为较小的区域,并且更易于解决。例如,什么是改善教育成果或儿童健康的最有效干预措施?他们发现最好的研究方法是通过对受影响最大的人群进行精心设计的实验。

福海大学泛海国际金融学院执行理事兼金融学教授钱军在接受《第一财经日报》采访时指出,经济学重视研究研究方法的因果关系,困扰经济研究的核心问题是政策并不能带来一定的结果,上述获奖学者的贡献恰恰是技巧/设计方法。

钱军还谈到了他对获奖研究方法的评价:选择实验目标时,存在一定的随机性。并非所有主要的经济政策都可以通过随机实验得到验证,因此可以进行发展经济学实验。规模通常不是很大,因为设计大规模的实验非常昂贵且难以精确。同时,在小规模实验中得出的结论虽然非常准确,但在实验领域可能不会更大。大规模扣除区域差异。

最年轻的诺贝尔奖获得者着眼于中国的发展

在宣布诺贝尔经济学奖之前,各方一直在猜测是否会有女性经济学家奖,因为2009年诺贝尔经济学奖40周年纪念日出现了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的女经济学家埃莉诺奥斯特罗姆(Eleanor Ostrom)。诺贝尔经济学奖,今年是诺贝尔经济学奖50周年。

但是,当最终奖项宣布时,出现在荧屏上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背后的女性获奖者并不是大多数经济学家(美国经济学家安妮克鲁格)的“良心”,而是生于1972年,目前仅Difflo 46岁。

她成为最年轻的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和第二位诺贝尔经济学女性奖。如前所述,Banaghi是她的丈夫,是麻省理工学院的博士论文导师。

诺贝尔物理学,化学,生理学和医学史奖诞生于夫妻历史,其中最着名的是居里夫妇。对于经济学奖项,夫妻档案仍然是第一次。

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研究员01003010编辑部副主任连桂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今年诺贝尔奖的选择发生了重大变化,这是Difflo还没有到47岁,诺贝尔经济学奖的最年轻获奖者肯尼斯约瑟夫阿罗(Kenneth Joseph Arrow)也才51岁(注:平均年龄为67岁),所以这是一个很大的变化这种改变意味着学者们必须这样做。缩短授予该奖项的时间,这是对年轻人的鼓励。”

此外,李仁贵还表示,当前的诺贝尔奖有两个微小的变化。

他说:首先,从2013年到2018年,诺贝尔奖的获得者已经连续六年被选为“月桂树奖的引用”,而今年的三届则没有。二,DiFlo获得克拉克奖(注:奖励40)10岁以下青年学者的获奖者,从2009年到2018年,诺贝尔奖获得者还没有获得克拉克奖,今年是克拉克的回归获奖者。

钱钧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发展经济学领域的许多人都是巴纳杰和迪沃的学生。 Devero虽然年轻,但却是经济学界的三大主要编辑之一0010010。

今年9月,钱军还遇到了德沃罗。在美国国家经济研究所(NBER)举办的中国经济论坛上,迪福罗(Diffolo)应邀作主旨演讲。

与此同时,她谈到了以下内容:首先,在当前的经济环境中,经济学家应如何重新获得公众信任;其次,在经济增长停止后政府可以做什么。钱钧回忆说,迪福罗还谈到了她对中国经济的看法。她认为,如果按照历史规律,中国应在未来使财富分配更加平均,并使财富收入更加平等。

钱军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但他认为,随着中国经济的现状仍在高速发展,过分强调平均财富可能不是最好的目标:看看社会财富的分配,更好地看到,在谈论社会财富公平的同时,消费分配比社会发展更重要。最重要的是公平,即机会的公平,例如从幼儿园平等获得教育的机会。

减贫是严重的事情

诺贝尔奖获得者的最初研究也恰好集中在教育领域。

他们探讨了哪些干预措施可以以最低的成本改善教育成果。在低收入国家,教科书稀缺,儿童经常饿着肚子上学。那么,如果学生能获得更多的教科书,他们的成绩会提高吗?给他们免费校餐更有效吗?

在1990年代中期,Kramer和他的同事决定在肯尼亚西部的农村地区进行现场试验,以回答这些问题。

在实验中,克莱默(Kramer)将需要深入帮助的学校随机分成不同的小组,并仅在形式和时间上给他们额外的资源。

例如,在一项研究中,一组学校拥有更多的教科书,而另一组学校则获得免费的校餐。实验表明,更多教科书和免费校餐对学习效果没有影响。如果教科书因素具有积极作用,则仅适用于最佳学生。

Banaji和Deflow为来自印度两个城市的学生研究了辅导计划,孟买和Vadodara的一些学校获得了新的助教,以支持有特殊需要的儿童。实验清楚地表明,针对弱势学生的有针对性的帮助是中短期内最有效的方法。

简而言之,这些实验表明,许多低收入国家的主要问题不是缺乏资源,而是缺少满足学生需求的指导。在肯尼亚和印度进行了这些早期研究之后,其他国家也进行了实验,但重点已转移到重要领域,例如健康,获得信贷和使用新技术。

应当指出,由于他们的工作成果,实地实验已成为发展经济学家研究扶贫措施效果的标准方法。

例如,在教育领域,双方现在能够对贫困国家的核心问题有清楚的了解,即课程和教学不能满足学生的需求。在这些国家,教师和教育机构的缺乏普遍很高。

Banaj和Devero的上述研究表明,即使在中期,针对弱势学生的有针对性的帮助也具有积极作用。这项研究是互动与合作过程的开始,该过程导致了越来越多的大型项目为学生提供支持,目前使超过100,000所印度学校受益。

钱军向《第一财经记者》指出,三位研究和发展经济学学者关注非洲和印度,但从消除贫困的实际经验来看,人类历史上最成功的消除贫困的国家是中国:少超过世界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1978年),到2018年,中国的GDP约占16%。在中国改革开放的40年中,超过7亿贫困人口成功摆脱了贫困。贫困,占同期贫困人口总数的70%以上。

这并不是要低估他们的经济研究。钱军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但是整个发展经济学界还不足以了解中国的扶贫和经济发展。在更多的发展经济学中值得关注的是中国的做法。

(文章来源:第一财经)

(编辑器:DF5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