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年经济增速有望保持在目标区间

  • 日期:10-26
  • 点击:(1307)


?

记者张培

前三季度,国内生产总值达1亿元,同比增长6.2%;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6%。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达到100%,同比增长8.2%。全国固定资产投资(不含农民)元,同比增长5.4%;商品进出口总额1亿元,同比增长2.8%。全国城镇新增就业人数1097万,完成年度目标任务的99.7%。根据国家统计局发布的最新数据,今年前三季度国民经济总体稳定。

工业界认为,尽管第三季度GDP增长6.0%并不高,但结构调整正在稳步推进,预计年经济增长率将落在目标范围之内。

更多的国内确定性支持因素

“自今年以来,世界经济和国际贸易一直在放缓,国内经济处于下行压力。中央政府及时发布了一系列反周期调整政策,这更好地承受了经济的下行压力。”国家统计局经济统计处处长兼发言人毛胜勇在10月18日国务院办公厅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前三季度主要宏观指标均在合理范围内。在下一阶段,尽管外界存在不确定性,但仍有更多的因素可以支持国内确定性。

一个是服务业不断增长的支持能力。前三季度,全国服务业生产指数同比增长7.0%。从消费市场服务消费支出和居民消费角度看,服务消费增速超过10%。服务消费的快速增长将带动服务业的更好发展,从而不断巩固服务业“稳定者”的作用。

第二是持续释放消费潜力。前三季度,最终消费支出增长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60.5%。特别是随着居民收入的快速增长,消费环境不断改善,社会保障水平不断提高,供给能力不断提高,消费的基本作用将不断增强。

第三是转型升级形势持续发展。在制造业方面,9月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高新技术产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1.0%,比上月提高4.9个百分点; 9月份战略性新兴产业增速也超过9%。在投资方面,短板投资和高科技投资的投资继续快速增长。 1月至9月,对高科技产业的投资和对社会部门的投资增长了13%以上。

四是政策效果持续显现。从今年年初开始,减税减费,扩大地方特殊债券规模,加快发行过程的效果不断显现。近几个月来,基础设施投资正在逐步增加固定资产投资。此外,金融部门继续增加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并促进实际利率的下降。

第三季度的GDP增长率与第二季度相比有所下降。毛胜勇说,9月份制造业PMI增速加快,PPI较上月有所提高。在过去的两个月中,基础设施投资有所反弹,生产和销售都在增长。影响较大的汽车产销下降幅度有所缩小。 “这些都是好的信号,加上去年第四季度的基数较低。我认为经济将在今年第四季度保持稳定的趋势。”

投资潜力和空间

一方面,毛泽东认为,前三季度投资增速总体稳定,投资结构继续优化。另一方面,制造业投资和私人投资的增速最近有所放缓,应进一步努力实施良好的中央政府政策,例如支持实体经济,促进中小企业发展和发展。民营企业,进一步优化经营环境,加强产权保护,增强企业家信心。

“投资同时与需求和供给联系在一起。不要简单地将投资视为需求。它是消费的重要变量,也是供应的重要组成部分。”毛胜勇说,扩大有效投资不仅可以扩大需求,而且可以扩大供应水平,提高供应质量,优化供应结构,促进技术进步,促进转型升级。 “因此,无论是在需求方面还是在供应方面,中国投资的潜力和空间都是巨大的。”

近几个月来,CPI有所上升,9月份同比上升了3.0%。根据毛胜勇的分析,CPI涨幅的上升主要是由于结构性因素,即猪肉等几种食品的价格上涨。从核心CPI角度来看,9月份仅上升1.5%。从累积角度看,CPI平均为2.5%,也有适度的增长。由于非洲目前的猪瘟疫情得到了很好的控制,随着从中央到地方一系列一系列稳定的生猪生产政策的不断出现,猪肉的供求关系将逐渐缓解,价格将回到原来的水平。普通范围。

毛圣勇强调,目前没有通货膨胀,没有通货紧缩,价格总体稳定。货币政策有足够的操作空间,并将根据经济运行情况改变相机的选择。

需要保持反周期的稳定增长

谈到下一步,毛生勇说,要保持稳定增长,把经济运行保持在合理范围内,把它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进一步发展改革开放的动力,扩大规模。国内市场的潜力可以挖掘改善民生的潜力。培育新的有效投资和消费需求,增强经济发展弹性,承受经济下行压力,促进经济持续健康发展。

”总体而言,第三季度的GDP增长率自1990年以来一直处于低位,但这是在中美经济摩擦和全球经济增长放缓以及中国对房地产市场的早期调整的外部情况下中国人民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宏观分析师王静文告诉《金融时报》,随着货币金融政策的加强和中美稳步发展因此,预计第四季度经济将继续稳定,实现6%至6.5%的年度GDP增长目标基本上没有问题。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刘学智也告诉记者,《金融时报》年经济增长率可以保持在目标范围之内。值得注意的是,面对经济下行压力,一方面,稳定增长应是首要任务,另一方面,必须有保持结构压力的压力。在确保经济运行合理的基础上,有必要防止债务通胀风险和结构性通胀风险。

(编辑:HN66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