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控股股东债务逾期 中天能源控制权易手后困局何解

  • 日期:08-15
  • 点击:(604)


?

原控股股东的33.9亿债务逾期。中天能源的控制难度有多大?

中国时报网

d1c7-iatixpn0297612.jpg

(图片来自中天能源官方网站)

华夏时报(chinatimes.net.cn)记者于玉金在北京报道

中天能源在危机中迎来了新任董事长。

8月3日,中天能源(.SH)宣布同意选举施庆荣为公司第十届董事会主席,任期至第十届董事会任期届满。与此同时,中天能源的董事会秘书兼联席总经理也全部更新。石庆荣董事长还是森田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森投资”)董事长中国森田企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森集团”)董事,和森宇化工油气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森宇”化学品总经理)。

在过去的四个月里,中天能源的真正控制者经历了两次变革。 7月15日,中天能源表示,原控股股东中天资产和前实际控制人邓天洲,铜陵国强在“联系”4个月后“分手”,双方解除了3月6日签署的《表决权委托协议》。与此同时,中天资产和邓天舟与森宇化学展开了新一轮的“爱情”,双方签约《表决权委托协议》。

随着中天能源资本流动的破裂,债务危机已经出现,能否帮助中天能源摆脱困境已成为森宇化工面临的第一个问题。

4个月两个容易控制

在与中天能源“沟通”四个月之后,“摇摆袖子而不是云”,铜陵国厚选择了“分手”。

7月15日,中天能源公告收到控股股东铜陵国富,原控股股东中天资产及原实际控制人邓天洲的通知。中天资产和邓天舟先生分别于7月12日与铜陵国富签署了《关于之解除协议》,双方于今年3月6日取消了《表决权委托协议》签署。

今年3月6日,中天能源控股股东及其实际控制人邓天舟与铜陵国后签约《表决权委托协议》。中天资产委托中天能源股份相应的所有投票权,邓天洲委托中天能源股份相应的所有投票权予铜陵国后行使。

投票权委托完成后,铜陵国厚在中天能源的控股权占中天能源总股本的18.7%,中天资产不再是中天能源的控股股东,邓天洲和黄波不再是中天的实际控制人能源。

铜陵国侯接管中天能源后的经营目标是解决中天能源的金融债务纠纷;计划通过发放救济债券,设立救助资金或其他手段,为中天能源在相应行业的建设和运营提供流动性支持,帮助企业尽快摆脱困境。

然而,这种友谊没有继续下去,并在7月中旬演变成“前往不同的地方”。在与铜陵国后的协议终止之日,中天能源找到了一位新朋友。中天资产,邓天洲和森宇化工开启了新一轮的“恋情”,并签下了“0x9A8B”。中天资产委托中天能源2.19亿股相应的所有投票权,以及邓天洲3637.57万股中天能源股份对森宇化工的所有投票权。

未来,森宇化工通过委托投票权获得投票,提名和提议,并召集中天能源2.56亿股普通股18.7%的权利。中天能源的实际控制人将由李厚文改为薛东平,郭思影,薛东平,郭思影为森宇化工的实际控制人。

中天能源没有提到脱离“前任”并迅速寻找新朋友的原因。《表决权委托协议》记者多次致电并致函中天能源,了解原因和未来发展问题。操作员通知秘密电话它已被更改。通话结束后,由于忙音,无法正常接听电话。邮件在发布时没有回复。

债务危机

中天能源失控的原因是近年来中天能源的运营和发展遇到了困难。股权遭遇多轮掠夺和冻结,资本流动已经破裂,债务危机已经出现。

自2018年9月以来,中天能源前控股股东中天资产和前实际控制人邓天洲,黄波持有的股份一再被冻结。

中天能源是中国综合性油气供应和运营商。其主要业务是对外油气勘探,海外油气资源进口,国内油气加工,终端配送和天然气储运设备的制造和销售。

2018年,中天能源实现营业收入34.26亿元,同比下降47.24%;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为8.01亿元,同比下降-252.37%。

在这方面,中天能源解释说,由于公司资金紧张,液化天然气配送业务下滑,石油产品销售业务在第三和第四季度受限。由于公司的流动性,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下降。货币资金短缺严重影响了业务。与业务直接相关的资产减值准备增加6.38亿元。从加拿大开采的原油和天然气的销售价格在2018年继续下降,严重影响了油田采矿业务并导致了经济开采。储备大幅下降,耗竭成本大幅增加3.92亿元。

天然气行业资深人士已经从事天然气行业多年,并与天然气公司保持密切联系,但不愿透露姓名,在接受《华夏时报》采访时说:“中游的天然气布局需要大量的资金,无论是勘探还是开发,或者开展相关的管道基础设施,储备设施的建设需要大笔资金,如中天能源涉及的LNG接收站。目前,有20多个接收中国已投入运营,投入三桶石油的大型项目,规模基本超过100亿元,民营企业投资的一些小项目也在40亿至5亿元左右,使用的资金数额巨大。“

“就下游分布而言,与中上游相比,资金使用量较小,主要与建立相关销售人员和渠道有关。”上述无名天然气行业资深人士也表示。

中天能源的负债仍然很高。 2016年至2018年的过去三年,中天能源的负债分别为86.45亿元,97.43亿元和92.56亿元。

今年一季度,中天能源收入为2.96亿元,同比下降-81.8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9584.6万元,同比下降171.97%;负债总额为90.56亿元。

中天能源还面临一家已申请破产的控股子公司。 5月29日,中天能源宣布,江阴建工集团已申请破产重组江苏渤海,原因是公司控股子公司江苏渤海无法偿还到期债务,现有资产不足以清偿所有债务。

至于为什么中天能源引发了如此严重的债务危机,上述天然气行业的老年人认为有两个原因。一方面,中天能源参与国内天然气市场还为时尚早。青岛中天成立后,长春百货的后门在过去的几年里,在天然气领域,与其他老牌企业相比,如三桶石油,新奥,广汇等,没有先行者优点。

“更重要的是,中天能源项目的延误时间过长,尚未及时实现。它主要是指其接收站项目和加拿大的海外油气田开发项目。一方面,加拿大的环保要求更加严格。接收站项目和气田开发和勘探项目没有任何资源;国内液化天然气接收站也容易出问题。中天能源在江阴的项目没有配套码头建设。即使它可以投入生产,将来也很难上船。加工。“上述高级行业资深人士也进行了分析。

上述天然气行业的老年人也表示,国内液化天然气市场波动较为严重,对中天能源也有一定影响。

中天能源于7月30日向上海证券交易所报告,该公司已接触原管理股东中天资产,原实际控制人邓天洲和黄波。截至目前,中天资产和邓天洲,黄博的债务总额为33.9亿元,其中股权质押债额为15.1亿元,过桥债务金额为6.7亿元,其他债务金额为12.1亿元,上述债务逾期。

白马骑士是怎么打破的?

随着“白马骑士”森宇化学的加入,新的团队成员也即将上任。如何解决债务危机已成为第一个问题。

8月3日,中天能源宣布将批准石庆荣补选为公司第十届董事会主席,任期至第十届董事会任期届满。与此同时,中天能源高管也进行了一次新的变革,其中石庆荣担任公司的联合总经理,海涛担任公司的董事会秘书。

石青荣,董事长,也是森田企业集团有限公司董事,森田投资董事长,森宇化工油气有限公司总经理(以下简称作为Senyu Chemical)。

据天悦报道,森宇化学的控股股东是森田投资,森田投资是森田集团的子公司。

由于森宇化学接管,上海证券交易所发出了一封询问函。中天能源在回询询问函时表示,森宇化工通过委托表决权获得中天能源的实际控制权,主要是为了有效整合双方资源与上市公司的平台,并使用自有资金和资源优势优化上市。公司的业务结构提高了上市公司资产质量,提升了上市公司的价值,维护了上市公司的稳定。

中天能源指出,森宇化工在中天能源未来发展和债务危机,非法担保,账户冻结,诉讼,子公司破产,重大募集资金项目风险变更或终止以及无法归还资金方面取得初步进展。尽职调查,对公司目前的困难有一定的了解。

为了表明中天能源接管的决心,森宇化学愿意以零价委托公司免费。

士兵和马匹不动,粮食和草是第一位的。更重要的是,森宇化工带来了中天能源的投资。为有效缓解中天能源存在的问题,7月12日,森宇化工与中天资产、邓天洲签署表决权协议,并与中天能源签订合同《华夏时报》。合同规定森宇化工向公司提供。贷款总额不超过1.5亿元的,贷款期限为6个月,资本占用费年费率为8%。借款主要用于公司的日常生产经营和森宇化工批准的其他用途。截至7月30日,森宇化工向公司提供贷款6750万元。

据媒体报道,辽宁省证券监督管理局向中天能源发出现场检查通知,持续一个月()。通知指出,现场检查的重点包括但不限于以下事项:信息披露、财务管理会计、重大合同执行、公司治理。

对于森宇化工来说,这是充满决心的,它能否拉动中天能源,这是深陷债务危机,走出泥潭,本报记者将继续关注。

主编:黄兴利主编:韩峰

主编:王帅